主页 > E生活的 >【台北人专访(下)】她「越界」写男男恋,让恐同妈妈上瘾 >

【台北人专访(下)】她「越界」写男男恋,让恐同妈妈上瘾

2020-06-12


【台北人专访(下)】她「越界」写男男恋,让恐同妈妈上瘾小说里的悲剧来自现实的变化无常

话及王家卫,台北人提起某位影响她人生至深的人,是那人带她欣赏王家卫,也是那人领她更广泛的听音乐。「如果没有他,就没有这些故事。可以说我的很多生活习惯都是被他影响的。」

接着,台北人彷彿告诉了我一个祕密:「他已经过世了,这些书写都是对他的追念。」我想起《台北故事》里头程瀚青的一句话:「有时痛苦能提醒一个人不要忘记,我不想他一转头就忘了我。」这或许说明了她的文字何以自带痛感。

悲剧是台北人的小说成色,即使在最幸福的时候,也有挥之不去、阴惨惨的死亡。为什幺总要让笔下人物饱尝悲离?台北人说,「现实生活很多意外就是这样发生的,你没有预料,它就来了。我自己也经历过类似情形,认识的人在林森北路被砍死,当时还上过报。」因此,台北人写小说没有大纲,自己也不知道情节走向,「它(故事)就是来自生活,生活与故事并非谁轻谁重,而是因果关係。」

虽然很多读者反映《台北故事》结局太虐,但台北人写完时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。「我看到大家哭成那样也有点讶异。」面对逝去,台北人说,「一变再变好像就是一种必然,可惜也无法改变什幺。」

 

原本恐同的妈妈变成她的忠实读者

在网路发表小说至今,台北人累积相当的读者,读者回应踊跃,还会私信她。不过她坦言与读者互动压力很大。「我常常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们,只好说谢谢,谢谢他们愿意阅读这个故事。其中有位读者很特别,住在新疆乌鲁木齐。他说他看过我每本小说,跟他互动最没有压力——我们用音乐交流,他丢一首歌,我丢一首歌回去,不必多说什幺。」

还有一个读者值得一提,那就是台北人的妈妈。「我妈看完《台北故事》跑来跟我说:『我给你一首歌,我觉得很适合程瀚青。』那首歌是:刘德华的〈真永远〉。巧的是,有一位读者也传给我这首歌,说很适合程瀚青。」

台北人不讳言妈妈有点恐同,但看完她的小说后对同志的观感有了变化。「妈妈看完当下没说什幺,只问我:『还有吗?』我就再丢了作品给她看。过了几天,她写了封信,说觉得她以前恐同是不对的。这或许是我写小说的一件好事吧。」

「我喜欢听故事,比起讲话我更喜欢听。我因此听过许多人的故事。」夜色里,台北人说。

 

善于聆听让陌生人都向她倾诉心事

访问尾声,台北人说了个近乎寓言的故事。某次她在河滨公园跑步,有位穿西装、看起来非常颓丧的先生向她搭话。她当下想逃离,但听他开口后,她留了下来。结果那位先生一讲就是3个小时。3小时中台北人几乎没有说话。回想这段经历,台北人说,「我觉得当时如果我没有站在那听他说话,他或许就会去自杀。」

「我喜欢听故事,比起讲话我更喜欢听。我因此听过许多人的故事。」我好奇是怎样的特质能吸引人向她诉说?「对方想讲,我就听。」台北人说。彷彿这是很简单的本领。我开始觉得台北人写小说是在回放这些她生命中的伤心人伤心事,包括她自己不想为人知而透过文字倾诉的部分。

眼前的台北人彷彿缩小成一个小小的录音机。那是《春光乍洩》快结束时,彼时生嫩无比的张震告别梁朝伟,要他对录音带说几句话。梁朝伟只对着录音带哭泣,张震就这样把他的哭泣带到美洲大陆的最南端。

台北人透过小说告诉我们如何在荒腔走板的人生实相里,缠绕出最通透的爱情。因为世界是如此粗砺的一头兽,所以要小心对待爱。

《镜週刊》关心您,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杀谘询专线:0800-788995(24小时)生命线:1995张老师专线:1980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申博亚洲官方网站|为方便您的生活而设|分享快乐趣事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6677yy盈盈彩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手机版APP